{page.title}

一位前广告人为什么要做一个“裸奔”播出的节

发表时间:2019-11-21

  “邻家是触手可及的地方。诗话是那些美好却不生涩的言语。归根到底,我们想要拉近诗词和现代人的生活距离。”

  在一个不断诞生新词汇、新族群的年代,诗词似乎距离我们太远了。但如毕飞宇在《小说课》中所说,“想象和勇气自有它的遥远,但无论遥远有多遥远,遥远也有遥远的边界。”

  两年前,人到中年,开始想要追求一些什么的广告人牛魔萌生了做文化节目的想法。在他看来,这个想法与很多人想开书店、开花店的想法原动力是一致的,是内心深处涌动的,貌似不切实际、却总是冒出来的想法。

  “就觉得文化节目应该是那个样子的。”朋友追问:“什么样子的?”在简单的问答与描述中,一档诗词文化节目《邻家诗话》初具雏形。

  当描述越来越具体,越来越可信服,牛魔告诉「广电独家」,就像在主创团队中完成了第一轮次的口碑营销,“或者说‘洗脑战术’。相信之后,一群人就慢慢把节目做起来了。”

  目前,《邻家诗话》已在腾讯视频和河北卫视播出,品相不俗。与以往的诗词文化类节目不同,《邻家诗话》集齐了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等元素,将诗乐合一,118图库。丰富了诗词的表达形式,也拉近了传统诗词和现代生活之间的距离,让经典再度流行起来。

  牛魔的昵称源自小时候的外号,“牛”是踏实与坚持,“魔”是执拗和倔强。叫的时间长了,原本的外号逐渐成了更具性格特质的代称。

  作为诗词文化节目《邻家诗话》的出品人和总导演,牛魔从小就对诗词充满兴趣。虽然,这种从诗词衍生的好奇在成长阶段有时并不被认可。

  人教版初一语文课本中,收录着中国南北朝时期北方的一首长篇叙事民歌——《木兰辞》。诗的结尾写到,“雄兔脚扑朔,雌兔眼迷离;双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”

  对于这篇被要求全文背诵的诗歌经典,大部分人并不陌生。同时,对于结尾四句的含义注释,多数人也能顺利讲出。但初一学生牛魔有些不解,他向老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,“双兔傍地走,看谁脚扑朔就能分辨,为什么却是‘安能辨我是雄雌’?”

  老师的回答,牛魔已经记不清了。当时,互联网还不发达,这个问题也曾一度困扰着他,找不到答案。“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。如果你养过兔子就会知道,从外形上很难区分雄雌。你得抓着耳朵把它拎起来,再来看‘脚扑朔’和‘眼迷离’才能分辨,这句诗是置于特定环境下的。”

  《木兰辞》中,类似的问题还有为什么要“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”,而不是一起采购,以及“同行十二年,不知木兰是女郎”是否只是单纯的文学夸张,是否有现实基础等。

  事实上,许多耳熟能详的经典诗词,细究起来,都有值得再探讨和再学习的深层内涵。

  《邻家诗话》第一期节目中,提到《论语·阳货篇》对《诗经》的作用阐释。子曰:“小子何莫学夫诗?诗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,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

  也就是说,诗既可以在国家政治和朋友交往中发挥作用,也可以帮助自己抒发情感,学习知识。而这也是节目出品人牛魔希望通过节目传递的。

  与之类似,在《邻家诗话》第五期节目中,选取了唐代诗人李白的《静夜思》。关于这首诗,牛魔提了3个问题:第一,李白什么时间写的?第二,诗中的“床”是什么?第三,他在“思”什么?“弄清楚这三个问题,才真正读懂了这首诗。”

  随着文化的热度上升,身边开始有小朋友说,“床”是井边的围栏。对着这个标准答案,牛魔摇摇头说,“无论如何,还是教错了。‘床’不是一个答案,它是一个过程。”

  “是睡觉的床吗?是窗户的窗吗?是胡人的马扎吗?是井边的围栏吗?是支撑物吗?孩子需要的是一个思考过程,而不是一个答案。否则,这只有在别人问到‘床前明月光’的‘床’是什么的时候,才有用。别人要问他,‘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’的‘床’是什么?他继续不知道,因为缺乏过程。”尽管这个“过程”在他看来,都有些遥远和漫长。

  “诗是心中的一个念头。”就像一首《静夜思》,可能在三四岁的时候就可以背诵,但要经历岁月与成长,才会慢慢领悟。当人身处异乡,天上有一轮明月,地上是孤独的一个人,就会明白《静夜思》的“思”。思乡怀远,那是国人种在血脉里的东西。

  事实上,一首诗比一篇文章更难在短时间内读懂读透。然而,在策划之初,节目组就确定,一期节目只讲一首诗。

  在节目组邀请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参加《邻家诗话》时,对方一连问了两遍:“一期做一首诗,真的可以吗?”牛魔回答说,“您觉得可以吗?”郦波笑了,因为这也是他的愿望。

  给予信任与支持的不仅是主创团队和身边的朋友。节目中的茶席主人、演员王劲松说,答应成为《邻家诗话》的一份子,只用了大概一秒钟。

  “什么是邻家呢?邻家是触手可及的地方。什么是诗话呢?诗话是那些美好却不生涩的言语。归根到底,我们想要拉近诗词和今天的人的生活距离。”他在节目同名电子书的序言中这样写道。

  不管是“春到山家今几许,不妨邻舍借花看”,还是“邻家相唤,酒熟闲相过”,在诗词中,“邻家”始终是一个温暖而又充满惊喜的所在。对于节目《邻家诗话》来说,也是如此。

  节目并没有按照常规,直接进入演播室内录制,而是重新搭建了一个2400平米的庭院。整体来看,邻家庭院是一个背山面水的小院,院里有厅堂、水阁、西厢、前院和中庭。

  同时,涵盖5个主场景的庭院设计,则体现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诗词背后不同的情感属性。在厅堂,聊的是书生意气、挥斥方遒;在西厢,有儿女情长、君怀缱绻;水阁,则可以唱戏、读书。

  之所以把节目场景设置在邻家庭院,是因为“邻家”意味着触手可及的温暖,是一个最适合聊天和说实话的地方。牛魔坦言,“不要一味地追逐阳春白雪,也不能只迎合下里巴人”,在邻家庭院里,有着最寻常的情感,有的是就在你身边的诗、歌、乐、舞、书、画、茶。

  诗词、吟诵、器乐、演唱、舞蹈、书法、绘画、品茶,多种文化形式中品味诗词之美,既有阳春白雪,又有下里巴人。

  他向「广电独家」透露,单是节目中一个跳舞的地台都花了近4万,“其实机器根本拍不到,但你不能让这么优秀的舞者在一个很烂的地面上跳舞,木地板已经是最便宜的选择了。有时候,为了让它看起来还可以,已经穷尽了能量。”

  在庭院中聊诗词文化,有2个要素很重要:一是谁来聊,也就是嘉宾的选择;二是聊什么,诗词的选择。

  对于常驻嘉宾,牛魔甚至给他们起了一个组合的名字——松竹梅。松,毫无疑问,是自带儒雅气的茶席主人王劲松;竹,是知识储量丰富、有谦谦君子之范的文学教授郦波;梅,则是国乐行者、知名琵琶演奏家方锦龙。

  此外,为了增加诗词文化对年轻人的吸引力,还邀请了流行乐手、国风歌手、舞蹈家以及国风画手。

  在牛魔的设定中,节目最希望吸引的观众主要有两类,第一类是几岁到十几岁的学龄青少年,第二类是“我和我的同龄人”,归结起来就是有文学需要的青少年和有心灵需要的社会人。

  在他看来,青少年需要的是在保护天性的同时进行必要的辅正。对他们来说,节目提供的注意力入口或许是一首好听的国风歌曲、一幅好看的国漫插画,“或者,让你的偶像给你唱首诗词谱曲的歌、跳一段舞,进而去了解和学习诗词以及诗词背后流淌的情感。对他们来说,在类似游戏的氛围中嵌套知识,会更有趣,更贴合实际。”这部分辅助的东西就需要通过每期不同嘉宾的组成来配合。

 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受众设定,节目组在选取诗词时标准非常明确,主要基于三点:

  第一,普及,也就是大多数人耳熟能详;第二,经典,其中75%都来自于中学语文课本;第三,诗词中的情感与当代生活相关,比如《渭城曲》的送别之情,《静夜思》的思乡之情。

  不过,对于谈话类节目的标签,牛魔并不认同,“如果想做一档诗词主题的谈话节目,一个小演播室就够了,完全不必下血本完成一个2400平米的庭院。在不同的区域,有不同的情感关系。比如在《锦瑟》一期,从水阁镜头摇过去,拍琴瑟和鸣,包括跳舞时身后的月亮门,都在找相互之间的关系。当然,也暴露出一些目前在调度方面的不足。”

  如果归纳节目想传递的情感,牛魔并不希望用雅或俗来形容,就是“温暖的、友善的、有收获的庭院联欢”。

  在《邻家诗话》最初策划时,牛魔不是没想过为它找个有钱的“爸爸”。谈过几次后,他决定自己做。原因也很简单,如果不能传递出这个节目真正想表达的东西,而是简单的复制粘贴方案,“到最后,一定不行。因为你自己都不相信它。”

  在设想过最糟糕的结果后,节目推进反而顺利起来。先是与腾讯视频一拍即合,随后接触制作播出过多档诗词文化节目的河北卫视,打开了卫视播出渠道。

  尽管如此,第一季《邻家诗话》开播时,依旧是“裸奔”上线,甚至连联合冠名都没有。

  作为前广告人,对这样的“困窘”,牛魔并不意外。慢慢收到越来越多正向的反馈和好评,也在他的预想之中。

  节目播出第一期时,正好赶上学校期末考试,“已经有学校老师反馈,要将节目中讲的内容加入到日常教学中。”还有家长留言,“已经布置孩子写节目观看感。”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知名文化节目制作人关正文在接受采访时曾说,做文化节目就没想过挣钱,如果想要挣钱,也不会做文化节目。

  对此,牛魔的想法更乐观,“如果想赚钱,文化产业也是可选择的路径之一。只不过,大部分做文化节目的制作人,初心都不是为了赚钱。就像《邻家诗话》第一季,如果是奔着赚钱去的,方法也是有的,但那样的话,做节目的初心就丢了。”

  相比于叫苦喊穷,牛魔更愿意相信实干和等待。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,认真做好每一期节目,并耐心等待,“我们有信心迎来第二季,甚至第三季、第四季。”

  第一季《邻家诗线期节目,每期节目讲一首诗。不过,私底下他其实已经准备了60首诗,是5季节目的内容量。关于衍生品,则在第一期节目中就埋下了伏笔。节目一开场,孩子们画画的妙染集是线幅画,都已经制作出来了。”

  牛魔说,他相信那段黑暗的、沉默的时光是在默默地吸收养分,向下扎根。现在,这株植物已经长出了鲜亮的嫩叶,“别着急,它会继续长。当然,也不能在刚有两片嫩叶的时候,就着急收获,透支潜力。”

  现在,他的小目标是顺利拍摄第二季,不然,那些花心思做的庭院场景就变成了可惜的一次性用品。在节目组会议室的黑板上,写着四个字:小众狂欢,字的周围还拿曲线圈了一圈。

  牛魔说,那是腾讯综艺的好朋友刘鹏送给他的四个字,说《邻家诗话》可以先做成小众狂欢。他有些不服,便把这四个字写在了会议室的黑板上,“也挺好的。”